京ICP备14002071号-1查看 »

×

互联网医疗重新洗牌

关闭
viewpoint-2017052601-cover原文题目:互联网医院:利好还是利空
原文作者:Huang Gavin

作者在四月说了作者对银川医院的看法, 这次是中央管理机构对于地方政府滥用行政权力的一次同一收缴, 应该是利大于弊, 地方政府之间政策不一, 无法持续,互相矛盾, 没有普遍接受度, 都是过往各地在互联网医院和处方外流发生的事情。比如银川政策对于本地化要求之高以及政策认可范围之小看上去更像是迎合一路一带的招商行为,而不是真正从医疗角度出发的决策。现在把地方权力上缴,至少在政策统一性和认可范围上不存在问题,政策延续性上也应该有所保证。

在互联网医院政策发布后,作者也谈了自己的看法。

新的政策对依托实体建立的模式有利, 对虚拟的远程医院模式是毁灭性的, 有些人说是微医长期公关博弈的结果, 作者觉得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政策自身是否合情合理

医院为主体也是理所应当, 包括从业者的资质要求,首诊的要求都是正确的,辅以现在资源下层政策,分工已经很明确,社区家庭医院做gatekeeper,三甲处理复杂病例,远程医疗处理稳定的慢性病长期治疗,合情合理,前两者目前在搞医联体,也是合理结构变化。

目前回归到医院+互联网的路子,有些人说是倒退,作者认为是负责任的理性回归,医疗行为主体任然是应当归医院,而远程化或者其他平台服务,对医院的价值和当年挂号一样,给企业做是扶持企业,而不是非要给企业做才能做好,就像挂号就被一堆企业做成加号飞刀利益交换平台触碰了底线最后被强制干预,但是不管你企业继续不继续挂号服务,医院系统的网络挂号轻易就做出来了, 而且更合理规范, 这就对互联网+医院的模式提出了很有意思的问题, 互联网+医院到底有做出实际价值吗。

意见对于依靠医院的模式是否就是利好,作者认为也未必,这就好像你问作者一个平台的GMV高是不是就很好,很难说。以前移动医疗就认识到在医院和医生嘴里要求分成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这是在存量市场和垄断玩家虎口夺食,医院现在可以免费的建立起自己的远程平台,不少企业在做这个,所以平台GMV不意味着企业自己能留存下多少收入,更不用说利润。

医院目前需要的是能合法合情合理去弥补药品零差价的收入形式,近期国家又发文禁止通过滥用医疗器械去弥补药品损失的灰色方法,同时很多北京患者投诉医院过度检查或者频繁要求回诊赚取医事服务费,可见医院自己能想到的收入方法已经不多了,想到的一般都触碰了政策红线,这时候依托医院的互联网平台可以借用流量去开发新的业务,合情合理患者需要的业务,比如合理用药和药品分装等药事服务,比如院内院外的护理服务等等,以此来满足医院对收入模式改变的要求。由于药品零差价之后收入的巨大落差,加上各种意见对于以医院为基础的新型服务的支持,医院的开放性现在是最好的, 比如作者们的乌贝药事服务在和过去一年多和各级医院的接触中就能明显感觉到院长态度的变化。

本次意见中被很多人忽略的是处方外流的再次强化,未来互联网医院的企业方的赢利点应当还是跟着处方外流而行,比如药事服务和院外护理等,至于药品本身的销售盈利仍然存疑(是否跟随零差价、医保是否定点、医保后结算的财务成本),但是依托其上的服务由于流量因素还是有足够潜力。

版权说明:ITHowBiz 睿·信科技每一位作者的艰辛付出与创作,我们均在文章开头备注了原标题和来源。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发送消息至公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返回顶部